H糖

沉迷写段子咸鱼励志成为一个美食po[雾]

【伏黛】Falling/沦陷

突然想起来没转过…我可能是个智障…

杜桐七:

目录




赏金猎人Tom和纯血血族林黛玉。


这篇文章的梗源自于 @H糖 小可爱(链接走)然后我自己添加了一些东西emm


我没有把林妹妹的霸道总裁设定写出来对不起orz


以及这篇就当我的200fo点文啦(喂你)你们凑合着看,反正我肝不动了……


没有下文。后面他俩的同居生活你们自己脑补233






那把银刃距离林黛玉的脸仅有三厘米。这三厘米是Tom精打细算过的数字。


不会伤到林黛玉,也不会没有威慑力。


林黛玉眼波流转间勾魂摄魄,她抿了抿嘴角,露出一个夺魂的妩媚笑容来。但是奈何她的表情再怎么妖娆多姿,她的眼神还是躲闪着的。


Tom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想伸手碰银刃却又畏惧伤害而缩回手的模样,反手将银刃插回自己腰上的皮袋。


“我只是来找贾宝玉。他杀害了一个贵族小姐,必须得死。”Tom沉默良久后说道。他把自己的目光落在林黛玉身后的书架上,以防自己被这个长得极其美丽的吸血鬼夺了心智。


“可关我什么事儿?”林黛玉拢了拢自己的丝绸睡衣,免得肩膀露在Tom眼前,她懒懒地抬了抬眼,“你要找贾宝玉就该去他的家,来我家干什么。”


Tom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意味的笑来:“我在你家门前蹲了三天,其间看到贾宝玉进出总共十五次。”


听了这话,黛玉不禁烦躁地拿葱白的手指敲了敲桌子。


去他妈的贾宝玉!玩来玩去出了事情就知道往她这里躲,这都是她“接待”的第十三个赏金猎人了!而这小子还在装做人类在外头花天酒地!气死了!


这两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坐着的神色恹恹打着呵欠,站着的背脊挺拔手搭在腰间的刀与枪上,互相沉默的时候城堡里寂静到诡异。不过黛玉这敲桌子的举动引起了Tom的警觉。他担心有什么机关会从桌子里冒出来,于是立刻退后了一步。


黛玉见面前这个赏金猎人身上的气息忽然剑拔弩张,不免笑了笑:“先生不必这么担心,我可没什么空来杀一个赏金猎人。毕竟话说回来,能做赏金猎人的,身体内都有一半的我血族血统。”她俏皮地眨了眨眼,“那就算是同胞了,同胞间可不能自相残杀啊,猎人先生。”


“我并不认为你们血族还会知道‘自相残杀’这四个字。”Tom冷冷地说。


黛玉仰躺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窗外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在昏暗的室内勾勒出旖旎的身体曲线。Tom目光闪了闪,不禁扭开了头,耳朵有些红。


“我想你需要知道的是,其他血族不知道这四个字,但是我知道啊。”黛玉托着下巴,微微闭上眼,“猎人先生,我想你还需要知道一件事情,在满月的时候是血族能力最强的时候。”


Tom皱了皱眉:“这个我知道。”


“唔。”黛玉闭上眼,语气弱了下来,“我已经两个月没有进食了,猎人先生。所以如果你需要交差的话,请把我的头颅交给那些所谓的贵族吧。”


她言语里的示弱非常明显,明显到Tom就算用脚趾头都能明白她的意思。


不过,一只两个月没有进食的纯血血族?她觉得他会信吗?


“你可以打听打听,猎人先生。”林黛玉已经没有力气用手托着下巴了,她干脆趴在了桌子上,下巴压着桌面,“哪个血族不知道我林黛玉是一个死宅?”


这倒是实话。在来林黛玉所在的城堡前,Tom已经知道了这是一个曾经因为没有新鲜血液供食就不吃不喝半年结果饿到营养不良的吸血鬼“黛”——不过Tom对此存疑。


吸血鬼也会营养不良吗?


Tom问了出来。


“当然会啊,我的猎人先生。”林黛玉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医院血浆的味道真是太糟糕了。所以我一个月只喝一袋,剩下时间就窝在城堡里一动不动。最近你们赏金猎人的频频打扰已经让我心情很糟糕了,想死的心都有了。啊,说起来我一直很想知道,”林黛玉忽然来了精神,她的眼睛亮了亮,“猎人先生,作为一个半混血血族,你会想喝血吗?”


Tom沉默地看着她。很不错,这个女人一旦来了精神就远比她安静的时候还要艳丽,漂亮得简直是童话里所说的妖精。难怪之前几个赏金猎人都败在了她的手上……Tom眯了眯眼,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不,我们的身体更倾向于人类。”


“这样啊。”林黛玉又打了一个呵欠,“猎人先生,你困吗?我已经很困了,麻烦你离开的时候帮我关上窗户。谢谢你。今晚贾宝玉不回家,你不用再等了。”说完林黛玉就倒在了书桌上。


Tom沉默地在林黛玉的房间里站了十五分钟。然后他决定把林黛玉放在他的床上。


作为一个绅士,即便阵营不同,也不该放任一个女士这样睡觉睡到第二天。哪怕夜闯女士房间不该是一个绅士所为。


Tom上前把林黛玉打横抱了起来,然后将她放在林黛玉那张柔软的床上。他正俯身去够林黛玉的天鹅绒被子,忽然有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肩膀。Tom一惊。


那只手的主人还闭着眼,呼吸轻浅到不可闻。但那只手确实攀上了Tom的肩膀,而且力气大得吓人,直接把Tom拉着压在了林黛玉的身上。


Tom:……


随后林黛玉扭了扭脖子,精确无比地张口,咬在了Tom的脖子上。


Tom:……


Tom感受到了有两颗尖锐的獠牙刺穿了自己的皮肤,血液正在通过这个伤口流入林黛玉的嘴里。血族的唾液里含着堪比毒药的物质,Tom是知道的。于是在林黛玉吮吸血液的时候,Tom该死却又无法抑制地有了一丝兴奋。


他喘着气,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他的双手撑在林黛玉的身体两侧,头却在下垂。林黛玉的半个身子被他压着,上半身攀在Tom肩上,歪着脖子吸他的血,为此睡衣有些敞开,肩胸一片白皙的皮肤在Tom的面前展露无遗。他想闭眼,但是闭了眼后脑袋眩晕,于是只能睁着眼,目光落在总之不是林黛玉身上任何部分的其他地方。


两个人的姿势极其暧昧。


等到五分钟过去,林黛玉进食完毕,她餍足地睡去。Tom则因为失血过多,昏倒在林黛玉的床边。


第二日林黛玉醒来时以为身边多的人是贾宝玉,就闭着眼将他推下床,口中喃喃着:“混账滚去你房间睡。又不是小时候了还在一起睡干嘛……”


结果咚的一声掉下床的那人的闷哼让林黛玉睁开了双眼。她惊恐地看着地上的Tom,觉得自己今天睁眼的方式不太对,现在脑壳疼。


尤其是发现这位猎人先生还衣衫不整的同时林黛玉突觉自己也衣衫不整。


尤其是当她打算把猎人先生扶起来的时候贾宝玉突然推开门喊着“林妹妹”进来了。


林黛玉:生无可恋.jpg


不仅脑壳疼了,脑仁也疼。


然后他们三人坐在城堡的长桌上,林黛玉面无表情,Tom面无表情,贾宝玉对着医院血浆大快朵颐。


“如你所见。”林黛玉摊了摊手,“贾宝玉就在这里,你要带他走就带吧,如果你能打赢他的话,猎人先生。”


Tom目光沉沉:“如果是昨天以前的我,收拾他还是可以的。”


“那现在怎么就不行了呢?”


Tom的脸上有一丝恼羞成怒:“你自己想想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他以为林黛玉吸他血的那时候她其实醒着的。


林黛玉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回忆。等回忆结束了,林黛玉的脸上冒出血色,简直鲜艳欲滴。Tom不知为什么有些口干舌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不,请原谅我——我说过我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进食了,昨晚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猎人先生。”林黛玉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提起还在抱着血浆袋吃喝的贾宝玉,丢到Tom面前,“为了证明我的确很抱歉,我把贾宝玉交给你处置,如何?”


奈何现在Tom手脚虚软,刚刚还是贾宝玉把他扶进餐厅的。


Tom眼神一凝,他看见了林黛玉细白的胳膊上乌黑的烧伤痕迹。


他知道那是什么造成的,银器。他身上的银器。


大概昨晚他俩睡一起的时候林黛玉碰到了他腰上皮袋里的银器,所以现在胳膊上才有这样的灼烧痕迹。Tom叹了口气:“算了,贾宝玉交给别的赏金猎人处理吧。”


黛玉拧眉看他,似乎不相信他会这么轻易放过犯下大错的贾宝玉。毕竟为了蹲贾宝玉,他在林黛玉家门口潜伏了三天,确认贾宝玉就在她家后不惜半夜三更爬上她城堡的墙,打开了她房间的窗户……


Tom无所谓一般地笑了笑。他忽然打开皮袋,贾宝玉一见他这个动作立马挡在了林黛玉的前面,林黛玉也做好了起手的准备。


结果他们突然发现,当Tom拿着皮袋里的银器时,Tom的手上出现了燎泡,就像被灼伤一般留下了红黑的痕迹。


林黛玉沉默地看着Tom。


Tom沉默地看着林黛玉。


贾宝玉左看看右看看,吃完血袋又出门溜达了。他觉得是时候换一个地方躲了,不然每天和一个前赏金猎人的吸血鬼住在一起,他总感觉自己的小命不保。


林黛玉给Tom包扎好了,目光沉痛,但是她什么话都没说。


Tom看着自己手上那个幼稚的蝴蝶结,目光沉痛,但是也什么话都没说。


“猎人先生,我想我不得不欢迎你加入血族了。”林黛玉做好了心理准备后,缓缓开口,语气没敢太高兴,怕一个不小心Tom就手持银器和她同归于尽,“我想我会对你负责的。”


Tom挑高了眉:“你‘想’……?”他的重音咬的很明显,林黛玉不可能听不出来。


林黛玉顿时怂了下来:“好好好,我会负责的,猎人先生。”


Tom沉默地看着她。


“呃……新的吸血鬼先生,Tom,你好?”林黛玉犹犹豫豫的。


“吸血鬼小姐,黛,你好。”



评论

热度(45)

  1. H糖杜桐七 转载了此文字
    突然想起来没转过…我可能是个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