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糖

沉迷写段子咸鱼励志成为一个美食po[雾]

被爸妈拉去井冈山…虽然是坐索道上山的但是还是非常辛苦的爬山了…嘤嘤嘤

【伏黛】中秋特供——梅花糕

太太的更新!舔舔舔!!

红枣:

        时针咔嗒着指向九点,钟面的3/4,一天的7/8。像每个无法挽回的昨天,今天也即将成为昨天。
        林黛玉坐在书桌前看书,暖黄的光线从墨绿色仿古台灯的玻璃管里射出来,把雪白的纸张烫成淡淡的焦糖色,像古代的羊皮纸。黛玉喜欢这种颜色,有人情味。
        屋子里静悄悄的,同寝的宝钗和迎春三姐妹都回去中秋团圆了,而她……也不是不想回去,只是发现外祖母过世后自己已经无人可以团圆,所以就和湘云留在了学校,还美其名曰“温习功课”。湘云当然不会待在寝室,一大清早就拎了包和隔壁系的小天狼星约会去了。而黛玉已经安静地看了一天书,安静得就像不存在一样。
        “滴滴”手机屏幕突然跳出一条特别关心的微信,林黛玉侧头一看是“冤家”给她发了一张梅花糕的图片。她冷哼一声继续看书,这次书上的铅字却变成了蝌蚪,怎么也抓不住。
        “滴滴”又是一条微信——“我在楼下等你”。
        林黛玉叹息一声,她对着镜子整了整刘海儿,走出门去。
        刚出宿舍楼,林黛玉就看见了他。高大的路灯在水泥汀上投下一个巨大的光圈,他就站在光圈的正中央,英俊得像偶像剧里的男主。
        一见到她,他就笑了。
        林黛玉裹了裹睡衣外的线衫,冷声道:“不是说好一辈子不再讲话吗?”
        汤姆一挑眉,笑道:“明明是你先说话的。”
        林黛玉闻言气得银牙紧咬,转身就要回宿舍楼。
        汤姆忙追过去道:“别别别,我给你带了梅花糕,难道你想宿管阿姨再把我骂出来一次。”
        “我刷过牙了。”
        “那就再刷一次,饿坏了身体要紧。食堂的窗口今天全关了,我知道你又没吃好饭。”
        “不过一天没吃饭,哪里就饿死我了呢?再者我的身子与你何干?我偏要糟蹋!”
        夜风从两人身边掠过,吹得黛玉的秋水眸泛起了涟漪。
        汤姆叹息一声道:“我错了,我不该答应了你去葬花又跑到实验室泡了一天,还不接你电话。我今天在寝室待着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连找破特打架都没兴趣,连走路碰到电线杆都不知道。直到看到罗恩赫敏从外面蹦蹦跳跳地回来,才知道是因为少了你,”他顿了顿,把梅花糕递到林黛玉手里:“你不原谅我不要紧,别气坏了自己。”
        林黛玉看了看手里的梅花糕,赭红色的软糕已经被捏坏了形状,几粒红豆东倒西歪:“好丑。”
        汤姆:“……”


        不远处的香樟树下,湘云轻轻跺脚:“他们是在演偶像剧吗?大结局了没?挡在宿舍楼门口我怎么进去啊!”
        “那这个粥怎么办?”小天狼星问。
        “你喝吧。”
        “……”

年纪大的后果:今天看许鱼的情话,然后看到北冥那章突然就想哭。

一个永远在黑暗中的人,和一个能继续他光明的人,最近特别喜欢这种细腻的剧情…

人老了…玻璃心要碎了

努力成为一个美食po从拍排骨开始???

【伏黛】两情若是长久时

必定要朝朝暮暮真是太甜了!!吃饱了狗粮[嗝]

红枣:

七夕份小甜点,看伏黛谈恋爱简直比自己谈还开心   (*≧▽≦)
       林黛玉嫁到英国后的第一个七夕是在里德尔庄园过的。汤姆因怕她寂寞,晚上大设宴席,请了好些魔法界的名流淑女,一时花团锦簇,觥筹交错,直到黛玉显出疲态客人才渐渐散去。然而等房间里只剩下汤姆和黛玉的时候,她又精神起来,一双灵动的眸子像清水里养着的两条墨龙睛神采流转。
       黛玉兴兴头头拉了汤姆跑到葡萄架下赏月,此时月正中天,清辉万里;葡萄也结得正好,滚滚紫玉,都顺着碧绿瀑布飞泄下来。两个人坐在架下剥葡萄吃,听喜鹊儿说话,黛玉指了星子向汤姆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又说起先前闺中过七夕如何热闹……
       “我们一清早起来就去捉喜蛛,拿锦盒养了,第二天比谁的喜蛛结的网好看。”
       “好,我去捉阿拉戈克。”
       “去你的。”黛玉笑骂道,立时拿了沾满果汁的手去打汤姆,却被他歪身躲过,连声讨饶:“好娘子饶我这一回吧。”
       黛玉冷哼一声,佯装看月,唇边却漩出小巧的梨涡来,小刷子一样的睫毛扫得人心上痒痒的。
       “你知道嘛?我们也有类似的节日。”
       “情人节?”
       “嗯。有玫瑰和巧克力。”
       “俗气。”
       “还有更俗气的呢。”汤姆不待说完,轻轻搂过黛玉俯身吻下,温热的气息喷洒到脸上,心脏像被提溜到耳边,扑通扑通一声大过一声,甜丝丝的味道萦绕在唇齿间。
       两情若是长久时,必定要朝朝暮暮。

励志成为美食po!!!